父母官

第一章
 
  是夜,風雨大作。
 
  劈里啪啦的雨點擊打在房頂瓦片上,嗚嗚的風聲吹襲著窗縫,聲音淒然。
 
  屋子里早已熄燈,兩道身軀酣睡正香。忽然其中一人猛然驚醒,臉色蒼白,
大口喘著氣,如同落水得救。
 
  「老爺!你怎麼了老爺!」
 
  旁邊的人也被驚醒,身音清脆悅耳,語氣卻是慌張的問到。
 
  「來人!快來人啊!」
 
  整座府邸被驚醒,外面有奴僕匆匆忙忙的冒雨過來,在外屋打瞌睡的丫鬟驚
慌著走進來。
 
  「我沒事。」
 
  一道蒼老虛弱的聲音傳來,內屋瞬間就安靜下來,外面則是亂哄哄的雨聲人
聲。後面進屋的奴僕也是安靜下來。
 
  謝青山揉著太陽穴,疏理著腦海里雜亂的信息。他本是現代人,一覺之後則
是變成這樣子。
 
  不過謝青山也是適應力強,稍微思索一下就接受自己穿越的事實。
 
  「就是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在做夢?」
 
  自嘲似的想了想,謝青山開始關註起自身的處境。
 
  看了看自己枯老皮包骨的胳膊手指,剛開始他還是緊張自己穿越到一個年老
體衰,不久於人世的老者身上。
 
  在記憶里尋索一下,謝青山卻是安下心來,這個身體不過四十出頭,身下育
有一子兩女。
 
  之所以外表如同一將死老者,不過是因為謝青山這身體原主人修煉了謝家秘
傳的枯榮秘術。
 
  不錯,謝青山回憶了一下,這個世界是有各種武俠妖魔存在的,江湖更是精
彩紛呈,大俠小賊,騷客美人如過江之鯽。
 
  這謝家的枯榮秘術就是一門特殊的功法,修煉者功力愈深,外表就愈衰老。
隨之而來的,修煉者的身體就愈健壯,壽命也愈長。
 
  謝青山就是把枯榮秘術修煉大成後才出來做官,這才只做了一區區縣令,而
其他早早出來科舉推恩的謝家人,早早就朱紫加身了。
 
  甚至謝青山的兒子,沒有修煉家傳秘術,直接去參軍,現在的官銜也比謝青
山高很多。
 
  謝青山捏了捏鼻梁,沖著旁邊人說「把書房燈點上,我一會去。」
 
  有人行禮而去,謝青山剛想從床上下來,身旁的女子就起身侍奉「老爺,讓
妾身來吧。」
 
  謝青山看向這豐滿女子,這是他的小妾,出身平民之家,是個歸化蛇妖,名
叫阮白白,育有一子一女。
 
  此世界妖魔有野國之分,野就是外面野生妖魔,朝廷沒有登記,就算是有靈
智,也只是被當做獸類,可以捕獵來當做家奴寵物。
 
  國則是受朝廷登記的妖獸,也叫歸化妖。這些妖自小受聖人教化,與人無異
,謝青山母親就是一只虎妖。
 
  記憶里阮白白無甚心思,一心只有侍奉自己,是個不折不扣的封建女子形象
 
  剩下就是此女身材甚是豐滿,皮膚白而滑膩,胸前兩條白兔又軟又大。盆骨
略寬,臀部肥肉也多,後入十分舒服。
 
  大屁股往下,大腿開始由肥到細驚人的收縮起來,線條卻不突兀。小腿不長
,但很細,令人擔心能不能支撐住飽滿的的身體。
 
  阮白白本體謝青山也見過,就如同她赤裸身子一樣,是條軟軟嫩嫩的白蛇,
鱗片冰涼軟潤,似玉如珠,纏在身上十分舒服。
 
  謝青山修煉秘術後,身體健康是愈來愈好,但平常生活只要不是刻意使勁,
力道行為卻跟虛弱老者一樣。
 
  是以多年以前,阮白白就開始如同照顧嬰兒一樣侍奉謝青山,穿衣、洗手、
餵飯、走路、如廁無不親自照顧。
 
  原主倒也樂的如此,如今業已形成習慣。剛穿越到此人身上,謝青山也不好
改動,點點頭同意了。
 
  等到阮白白上手全部侍奉一邊,謝青山才知曉為何原主同意如此,是在是舒
爽。
 
  其他暫且不提,就單單是洗手。水盆擺前面,阮白白抱住謝青山因衰老而佝
僂的身軀,一對飽滿的雙峰壓到謝青山背上。
 
  奶香的氣息從謝青山身後傳來,呼吸氣息吹拂著耳朵。
 
  一雙豐潤潔白的小手握住謝青山蒼老如枯骨的手指,輕輕在溫水中揉搓,不
時還輕輕挑逗一下,夫妻恩愛,好不舒服。
 
  「老爺,讓妾身去書房照顧您吧。」阮白白整個身軀爬伏在謝青山身上,扭
著纖細的腰身,就跟一條大白蛇一樣。
 
  謝青山瞇起眼睛,他很是享受這種感覺,不由得點了點頭。阮白白大喜,身
軀驟然變長變細,身上衣襟落地,身子化作一條白蛇鉆進了謝青山衣袍里。
 
  謝青山只感覺身子一顫,一天溫潤如玉的東西自己身上竄來竄去,最後身軀
纏在自己腰上,蛇頭卻是從衣領中鉆出來,吐著信子在臉上蹭了蹭。
 
  謝青山拿指肚揉了揉蛇頭,點頭出了屋子,有奴僕過來披上雨袍,又撐起傘
,往書房走去。
 
  到了書房,早就有人點上燈,瑩瑩燈火照亮了整個房間,謝青山坐到桌子前
,打量著整個書房。
 
  由於謝青山剛剛上任不久,家里妻女還在過來路上,縣衙也沒怎麼改變,這
書房顯得有些簡樸,他也不甚在意。
 
  謝青山看了看趴在衣領處小憩的阮白白,此間世界妖魔與人共存,相互之間
媾和已久。
 
  但血脈傳承甚是單純,沒有半妖半人之說。妖魔與人生出來的孩子只能是純
凈的妖魔或人。
 
  這也是謝青山的母親是虎妖,他卻是純凈的人的原因。
 
  謝青山閉上眼,梳理著腦海里的記憶。當今天下二分,北梁南楚。北梁武德
豐沛,南楚文峰鼎盛。北梁妖魔多余人類,南楚人類更勝妖魔。
 
  北梁建制不過二世,南楚立國已然百歲。梁人嫌棄楚人虛偽,楚人厭惡梁人
粗鄙。二者文化政體何不相同,但都宣稱自己為中華之主,各爭天命,都想一統
天下。
 
  依謝青山看,北梁似秦漢,南楚類宋明。梁國立鼎稍近,武將權力甚大,甚
至奴隸制還是一大支柱。楚國科舉盛行,以文制武已成慣例,航海貿易則是其大
部分稅收來源。
 
  但這也是無奈之舉,北梁氣候不如南楚,北方更是有蠻夷遊牧蠢蠢欲動,不
得不推行武力。
 
  但這在如今卻不一樣。北梁先帝立鼎後,曾有意南下吞並楚國,卻不熟水性
與環境,頻頻受阻,最終不了了之。
 
  之後先帝也絕了自己一統天下的心思,轉而開始收拾北方蠻夷,在把北方遊
牧打成都護府後,又開始整頓軍事,也開始學習以文制武的嘗試。
 
  但梁國文風不昌,十里八鄉能出個識字的不錯了,先帝大憾,科舉制與舉薦
制雙管齊下,但基數是在太小。
 
  雖未能形成以文制武之勢,但讀書人地位卻是比楚國高上不少,畢竟物以稀
為貴。
 
  謝青山雖是世家大族,不同於平常世家子弟的舉薦,他是從科舉一步一步考
上來的,這可是獨一份,尤其他還是謝家修煉秘術的嫡子。
 
  這可是讓謝家幾個真正的老頭大為欣慰,謝家與北梁皇室聯姻已久,本就是
皇親國戚。若是在南楚怕不是不讓做官,但在北梁卻不是什麼問題。
 
  所以謝家幾個朝廷重臣甫一知曉科舉成績排名,就定下來選擇了一富縣給謝
青山當官場起點。這就是謝青山如今的下轄縣,萬年縣。
 
  謝青山指尖輕敲桌面,大致的環境他自然知曉,這謝家在朝廷里子弟親友眾
多,自家又是謝家嫡子,以後官途不說能扶搖而上,起碼一帆風順是可以達到的
 
  尤其這萬年縣來頭不小啊,謝青山扯了扯嘴角,他母親是北梁的長公主,穆
元容。實封就是這萬年縣,也被人稱作萬年公主,謝家那幾個老家夥也是夠拼的
,到自己家里來做官。
 
  謝青山正思索著,衣領上的白蛇阮白白幽幽的醒了過來,扭動著身軀爬到桌
子上,對謝青山吐著信子。
 
  白蛇身軀一陣扭動,不一會就化成一赤裸美婦端坐在桌子上。那美婦兩腿交
叉,私密之出若隱若現。兩只白玉似的手撐著身子,胸膛微微向前挺著,豐滿的
胸部似乎散發著絲絲熱氣。
 
  「老爺~~」膩的讓人骨頭發酥的聲音傳過來,謝青山只感覺欲火騰地一聲
升起來,寬大的衣袍也遮不住堅挺的陽具。
 
  阮白白吃吃地笑著,伸出手來隔著衣物揉著熾熱的陽具。謝青山則附身前探
,張嘴含住一顆粉嫩乳頭,用牙齒輕輕摩挲著。
 
  偶爾用牙齒咬住乳頭,輕輕往後一拉,再猛的松開。只見那碩白乳房先被拉
長,再「啪」的一聲彈回來,顫顫巍巍的跳動幾下,那乳頭則紅潤的像要滴出血
來。
 
  美婦掀起謝青山衣袍,雙手握住陽具套弄幾下。蹲下來,低下頭親吻著,或
用舌頭舔起馬眼中流出的絲絲淫液,或張口吞下整個龜頭並用舌頭細細的品味著
 
  不多時,整個陽具已被舔的鋥亮,美婦也是面色潮紅,小嘴微張,香腮上旁
津液淫水閃著光,看起來好不誘人。
 
  阮白白轉過身去,上半身趴在桌子上,又支起一條雪白大腿架在桌子上。整
個人雙腿大張,半個身子趴在桌上。
 
  一只手撐著自己上體,另一只手揉著胸前的碩大,美婦嘴里嬌喘「老爺~好
老爺~進來~快插進來~~」
 
  謝青山滿意的看著眼前的一幕,伸出枯瘦的右手,狠狠的抓在美婦的肥臀上
,滑膩有彈性的手感讓他迷戀不已,衰老枯萎的手臂與豐潤多汁的肥臀所產生的
反差感令人眼暈。
 
  做手握住陽具,謝青山先在美婦穴口慢慢蹭著,等到阮白白軟語哀求,楚楚
欲淚,謝青山才慢慢插了進去。
 
  「啊…好棒…老爺……」
 
  阮白白鵝頸伸長,面色潮紅,發出一聲悠長的嘆息,似是滿足,似是呻吟。
 
  「你這騷蹄子!」
 
  謝青山見此笑罵道,伸手在美婦肥臀上打了一巴掌,只見雪白肥臀肉浪層層
,身下美婦也隨著抽插浪叫起來
 
  「啊…我是騷蹄子…喜歡老爺的大雞巴…啊…」
 
  謝青山見此也不言語,兩只枯瘦的手把住美婦蜂腰,胯下迅速抽查起來,啪
啪啪的聲音不絕於耳。
 
  這浪蹄子屁股不愧如此之大,每次陽具插入蜜穴,謝青山就感覺自己整個腰
都陷入了美婦臀溝之中,美婦柔軟滑膩的皮膚蹭著自己幹枯的皮膚,真是如同騎
馬一樣。
 
  「老爺…啊…輕點…嘶…要來了…嗯…嗯…呃啊……」
 
  阮白白緊繃著身子,全身皮膚不複雪白樣子,如同煮熟的大蝦,皮膚變的粉
嫩。謝青山知道最爽的一刻就要來了,也停止的抽插,只是狠狠的把陽具往美婦
身體深處塞去。
 
  「啊!!!」
 
  阮白白尖叫出聲,小穴分泌出大量淫水,謝青山只感覺陽具被更加溫暖的液
體包圍隨之而來的則是一陣緊致的收縮感。
 
  這正是蛇妖最令人著迷的地方,雌性蛇妖高潮後陰道會急劇收縮,給陽具以
無上的享受,直到陽具忍受不住,陽精噴薄而出才會恢複。
 
  謝青山強忍快意,享受著美蛇妖高潮後的收縮,只見陽具與蜜穴交界處滋滋
的噴出淫水,這是穴道里的淫水被生生擠壓出來了。
 
  終於謝青山長舒一口氣,不再壓制自己,一股股炙熱的陽精射進蜜穴里。
 
  「老…老爺……白白…白白要…再生一個………」美婦翻著白眼,語無倫次
的說著,陰道收縮中她會一直高潮,直到被陽精射滿淫穴。
 
  「呼……呼……」
 
  隨著白濁精液灌滿美婦小穴,阮白白終於累趴在桌子上,呼呼的喘著粗氣。
反觀謝青山則只是微微出汗,陽具還插在小穴里沒拔出來呢。
 
  「老爺好厲害~~~」美蛇妖又恢複了嫵媚的姿態,也不拔出陽具,懶散的
往後一靠,依偎在謝青山懷里,不時收縮小穴,想著再榨出點陽精來。
 
  蛇妖對自己的陰道有著超乎尋常的掌控力,就如同大象之於鼻子一樣,反之
也帶來了超乎尋常的敏感,這也是蛇妖如此收歡迎的原因。
 
  既能讓你感受到無上歡愉,又能讓你體驗到雄風一振的爽快,很多人家都會
拿蛇妖來當陪床或小妾。
 
  謝青山一只手撫著美婦頭上青絲,一只手揉著美婦胸前的碩大,安然的瞇上
眼睛,靠在太師椅上。自己的陽具還在美婦溫暖的小穴里享受按摩,他也樂的享
 
  此時天色已經微微亮,已經能聽見縣衙外面吆喝賣炊餅的聲音,謝青山知道
時候已經不早了,揉了揉美婦腦袋,二人溫存一會,就有丫鬟過來給二人穿衣。
不多時,謝青山就被美婦半扶半抱著攙出了書房。
 
  等到吃了早食,謝青山與阮白白坐在屋子里說了會閑話,沒等到晌午,就有
奴僕來報告,說是大夫人與兩位少奶奶的的車隊已經到了萬年城外,二人也是歡
喜。
 
  不多時,就有奴婢來說已經到了,阮白白按捺不住,再加上正妻來了,自己
作為小妾得去迎接,所以就告退,前去門口接應。
 
  謝青山則端坐在廳上,只聽見屋前一陣鶯聲燕語,卻是夫人小姐到了。
 
  打頭的是個氣質大氣的美婦,身材高挑,姿態端莊,頭上豎著一對狗耳朵,
臉上一直掛著親切的笑容,這是謝青山的大婦劉含靜,乃一犬妖,其祖父是當朝
尚書令劉瑞。
 
  之後亦步亦趨跟在大婦後面的少女是謝青山的嫡女,謝依蓉,繼承了母親的
犬妖血脈,雖是二八年華,但頗有起母劉含靜的沈穩姿態,有多家名門上來提親
,卻都被謝青山婉拒。
 
  最後跟在阮白白身邊的則是謝青山最小的女兒,謝依蕾,繼承了阮白白的蛇
妖血統,不過初到豆蔻,仍然古靈精怪,頗得眾人喜愛。
 
  幾女走到廳內,站定行禮「妾身(女兒)拜見大人。」
 
  謝青山笑著擺擺手,命人上菜來接風洗塵。兩位奶奶分坐左右,兩個女兒坐
在對面,幾人喝著茶,聊著家常,倒也其樂融融。
 
  正說著暢快,謝青山只覺著有人在桌下踢了自己一腳,謝青山一楞,向那人
看去,正是自己的大女兒,只見謝依蓉面不改色,與妹妹聊的正歡。
 
  謝青山心有疑惑,在記憶中搜索著,只見謝青山想起了什麼,眼睛等起來,
詫異的看著自己女兒,謝依蓉也不知道感受到什麼,香腮微紅。
 
  等到幾人歇息好,也不再聊天了,謝青山早就給幾人安排了屋子。讓幾人下
去熟悉去了
 
  幾人各自會屋,謝青山本想回屋與劉含靜恩愛一番,卻想起剛才吃飯時自己
女兒踹了自己一腳,猶豫了下,轉神向謝依蓉的閨房走去。

或許你也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