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奸·獵魔麗

(序章)旗袍禦姐三穴齊奸強制高潮受孕
  
  「呃~~嗯~~嗯~~」一陣陣銷魂的呻吟不斷響起,性感的女聲讓人不禁
心頭一蕩。
 
  「啊~~不行了,~~呃~~受不了了,要去了~~又要去了~~」
 
  循聲望去,那美麗的女人竟然並沒有在被人奸淫!她只是一個人躺在床上似
乎睡著了,漂亮的紅唇中自言自語般地吐出銷魂的淫叫。她妙目緊閉、眉頭緊蹙,
似乎在一個夢里醒不來,性感的身體不斷扭曲聳動著,構成一幅極度情色的畫面。
 
  「呃~~啊!!!~~」美人的身體突然大幅度抽搐起來,緊致的胯部前後
聳動,然後整個上半身向上拱起,她修長的手指死死抓住床單,一股液體迅速沁
濕了長褲的襠部,最終順著她的臀部流到床單上!
 
  然後這性感的美人終於平靜了,只剩下濕跡還在她的股間擴散,好像失禁了
一般。
 
  「呃~~……」這時她才悠悠轉醒,有氣無力地從床上坐起來,臉上的紅暈
還未消散。
 
  「……啊!?怎麽會……怎麽會又這樣了?」她伸手摸向自己的胯間,濕了,
全濕透了。她努力回想剛才做的怪夢,心中既興奮又害怕。
 
  這個女人名叫蘇眉,是一個身高 172CM的高挑禦姐,職業是平面模特。她留
著披肩的波浪卷長發,容顏端莊秀麗,身段纖細苗條而又凹凸有致。但最為致命
的,是她風姿綽約的氣質,總能在顧盼流轉間傾倒各路直男。
 
  可誰能想到,就是這樣一個性感得誘人射精的玉人,卻在剛才,自己一個人
在睡夢中達到了性高潮!
 
  『到底是怎麽變成這樣的呢?』蘇眉回憶起來……大概在五天前,自己開始
發了一次春夢,而且在那次春夢中自己竟然達到了高潮。當時,她還暗自覺得有
些好笑。因為自從懂得用自慰疏解生理需求之後,蘇眉雖然也偶爾會做性夢,但
次數很少,而且夢中高潮已經好些年沒有過了。
 
  也許是太久沒有談戀愛了把。她當時還這麽想過。
 
  可接下來,奇怪的事情發生了。蘇眉從那天開始,每當一睡著就會做春夢,
而且春夢的內容越發離奇。都說日有所思夜有所夢,而蘇眉的春夢中,常常出現
一些自己從來沒想過,也絕對不敢去想的瘋狂性行為。
 
  一開始她只是夢到被沒有清晰形象的男性強奸。接下來男人的外形開始變得
越來越清晰,而強奸也變成了多人輪奸。接著輪奸的人數變得越來越多,那些輪
奸者又從男人變成了各種奇形怪狀的怪物!再後來,那些怪物開始用各種刑具,
對自己進行聞所未聞的性虐待,而自己卻反而在那樣下流的虐待中不斷達到性高
潮!這時候蘇眉才感到有些恐懼。
 
  她為了制止這種春夢開始在睡前自慰——企圖疏解自己的欲望。同時開始穿
著寬松的睡裙並且不穿內褲,防止私處被壓迫,再接下來她幹脆直接裸睡。
 
  但沒用,都沒用,性夢仍然持續不斷,而現實中的自己似乎也變得越來越淫
蕩,雖然理智還支撐著沒有做出什麽見不得人的行為,但她還是會在各種場合不
自覺地產生性幻想,並把各種正常的事情往性的方向想。
 
  就在昨天,她還差點在商場的女廁所里自慰了,她本是一個淑女,這種事情
在之前是沒法想象的。
 
  「到底為什麽會這樣呢?」她喃喃自語著。剛才因為有些疲倦,就在攝影工
作室的道具床上小憩一下,哪想到就這麽睡了一小會兒,就又高潮了,而且……
顯然不止一次。
 
  還好這里只有她一個人在。
 
  『得趕快回去了,褲子都濕透了。』她看了一下表,已經是晚上九點半了。
 
  褲子濕成這樣肯定沒法出門,她趕緊在工作室里找那些攝影用的道具服裝,
能穿著上街的還剩下一件絲綢旗袍。可是內褲……
 
  內褲太濕了,就這樣穿著的話……水漬反而會把旗袍沁透吧。
 
  「這次只好先不穿了。」——不穿內褲出門!如果是穿長褲還好說,現在外
面穿的還是修身的絲質旗袍,這種事情蘇眉本是怎麽都不可能幹出來的。然而現
在事出有因,而且因為最近幾天的異樣刺激,她的內心里竟然反而有了一種異樣
的期待。
 
  蘇眉穿好旗袍,將長發盤起,補了下妝,戴上一對和旗袍相稱的珍珠耳墜,
一個充滿質感的古典美人便出現在鏡中。蕙心紈質,玉貌絳唇,性感卻毫不艷俗、
美艷又秀麗端莊。這張臉本就美得令人難以逼視,再配上這樣的軀體,柳腰玉峰、
雪腿蜜臀,實在是很少有男人可以抗拒。
 
  麗人彎下腰,將銷魂嬌俏的美足穿進一雙碎鉆高跟鞋里,纖細的鞋跟托起玉
足的無暇,若說這美人是解語之花,那她的一雙妙足便是生香之玉,真是妙品佳
人,玉足無雙。
 
  「嗯。」蘇眉看著鏡中被修身旗袍包裹的身姿,似乎也已滿意。只是……因
為剛才的高潮,而且沒穿內褲,她有些擔心身上會有些味道被別人聞出來,便又
噴了一些東方花香調香水,前調中的梔子、茉莉、晚香玉和作為基調的麝香、檀
香、廣藿香立刻和她的體香融合在一起,那溫柔,宛如月光的味道。
 
  優雅的美人拿上手包,關上燈,離開了工作室。
 
  室內的一片黑暗之中,浮現出一高一矮兩個人影,他們就像魔法般的憑空從
陰影中走了出來。室內的燈再次被打開了。
 
  那矮者是一個身披袈裟的和尚,相貌蒼老而醜陋,額頭右邊長著一個大大的
腫瘤。他突然撲向蘇眉剛才睡過的床,把臉埋進蘇眉的淫水侵染過的位置,又吸
又舔。
 
  「這 B水味兒,柔啊!」老和尚一臉滿足,對著那灘已經半幹的水漬拼命吸
氣,樣子下流至極。「蘇大美人兒,這幾天可想死我啦。」
 
  「哼。」旁邊的高個子是個道士模樣的人,看上去骨骼清奇仙風道骨,長須
玉面極為儒雅,他斜眼看著老和尚,滿臉的不屑。
 
  就在這時,那道士似乎發現了什麽,立刻走過去伸手提起一只高跟鞋,這是
蘇眉剛才穿過的鞋子,因為款式和旗袍不太配而被換了下來。他把高跟鞋對著自
己的臉,鼻子伸進鞋里嗅聞起來。
 
  「淩波微步,羅襪生香,好,好!」只覺得暗暗足香襲來,惹人憐愛,那道
士一臉的享受,全然沒了剛才的氣派。
 
  「呵呵,說得這麽文縐縐的,你這個只有一根雞巴的老道不過就是個戀足癖
罷了!」
 
  聽到老和尚這麽說,道士立刻又擺出剛才的架子,但同時,將一雙高跟鞋收
進了道袍內。
 
  「哎,像你這樣的俗人,又怎麽會懂得品味美人足香的韻味呢。」
 
  「說得自己這麽了不起,你也不過才只有兩個睪丸而已,老道,你這幾天把
這美女顱內強奸了這麽多次,到底可不可以動手了?」
 
  「咳,貧道的『神交』之術,竟然被你這俗人稱為『顱內強奸』,哎,俗人
就是俗人。貧道只能告訴你,火候已到。」
 
  「嘿嘿嘿,那就好,那就好,這幾天可把我憋得……不過說真的,你這夢奸
的本事可真是有意思啊,我這輩子肏女無數,但到底也只奸過女人的肉體,還從
來沒像你這樣,能把女人的靈魂一起奸了的。要不然我用我的寄生之法,和你換
換你那夢奸的法術?」
 
  「哈哈哈哈,貧道雖然道行低微,但還沒到要貪圖你那雕蟲小技的地步啊,
哈哈哈哈。」
 
  「嘿嘿嘿嘿,這次『主教』要我們把那幫獵魔聖女引出來,又要不暴露自身,
恐怕沒有我的雕蟲小技還不行啊,嘿嘿嘿嘿……」
 
  蘇眉走進地鐵站,款步姍姍,穿過熙熙攘攘的人群。當她走過男人們的身邊,
還未見其人便能聞其香。似乎一片未知的花海在眼前鋪陳開,一陣舒適的微風吹
過,你正好立於其中,捕捉到了穿過花束的空氣——然後她便消失了,只留下對
那撩人魅力的回味。
 
  她走進地鐵。這儀態萬方的大美女立刻引起了乘客們的註意,男人們紛紛斜
眼瞟看。
 
  和平時一樣,同時被這麽多男人看會讓蘇眉既有些興奮又有些害怕,她幾乎
能感受到這些男人帶著淫欲的視線,滑過她的臉頰,撫過她的胸部、腰部、腿部,
最後停留在她豐滿的臀部上,徘徊在她的胯間——她那被絲質旗袍包裹著但卻沒
有穿內褲的胯間。誰能想到這端莊的氣質美人旗袍的裙擺下,是真空的!
 
  蘇眉的身子也開始變得有些燥熱起來。
 
  『這些人都在看我,他們會發現嗎?……能看到臀部沒有內褲的痕跡……吧?』
這尤物不可控制地胡思亂想起來,不過男人們的確在盯著她的屁股看了又看『竟
然在大晚上的不穿內褲就出來,還穿著這麽貼身的旗袍……會被當成什麽樣的女
人?……如果被發現的話,他們會怎麽對我?……這麽多人一起……我……』
 
  她的陰道似乎抽搐了一下,就這麽想著,自己竟然興奮起來?!
 
  她搖了搖頭,『怎麽在想著這麽奇怪的東西!一定是那些怪夢的原因,一定
是的。』
 
  隨著體溫的升高,香水誘人的中調和體香揉合在一起飄散開來,蘇眉聞著自
己身上性感的香味,自己都想操自己。
 
  『這味道太誘人了吧?這些男人也聞到了?……不,不,冷靜一點,不要再
亂想了。』
 
  其實她想得沒錯,這一車廂的男人聞著她身上誘惑的醇香,個個都想把她按
在地上狠狠蹂躪。
 
  「那個女的你看到了吧。」
 
  「那當然了,旗袍美女啊!」兩個油膩的醜陋胖子議論著。
 
  「你看她那圓屁股,看著都忍不住啦。」
 
  「腿又修長、腳又下流,真想把她旗袍掀起來舔她個遍啊。」
 
  「這種女的,讓我舔她腳、舔她屁眼兒我都幹。」
 
  「想得美吧,讓你舔她屁眼那是福利!你還沒資格。」
 
  兩人不堪入耳的話語飄進蘇眉耳中,本來應該很討厭這種下流言論的,然而
……蘇眉的陰道極速地連續抽搐了幾下,感覺如此清晰,已經由不得自己不信了。
 
  『怎麽會這樣,不要再聽了。』那兩個胖子舔自己身體的畫面不可控制地出
現在腦海中,胯下一陣微酸的感覺,她的陰蒂和陰唇勃起了,陰道內變得越來越
濕。『不行,這樣下去水會滴出來的,我沒穿內褲啊,會被發現!』
 
  一車的男人越來越大膽地觀察她,幾個年輕人躍躍欲試想要來和她搭訕。
 
  「叮咚!各位乘客,列車即將到達……」
 
  很快地鐵門打開了,大量的人流迅速湧進車廂。那些男乘客本來正盯著蘇眉
的圓臀看得正興奮,現在人群一湧入,立刻擋住了他們的視線,他們不禁在心里
暗暗嘆氣。
 
  蘇眉的四周立刻站滿了人。
 
  『不會被看到了』她松了口氣。但另一方面,這種放松的心情讓她也沒有了
剛才的顧忌。
 
  『真是的……身體……被人看了一下,就變得……有些想……做那種事。』
這樣的想法一出來就止不住了。『好想做,好想做啊……趕快回家吧,到了家我
就要……自己弄……』
 
  「嗯!?」蘇眉突然覺得自己被人碰了一下屁股,然後立刻感覺就沒有了。
 
  『是我想多了吧,車上這麽多人,被不小心碰到也好正常。』
 
  然後又是一下,這次比剛才清晰得多,的確是有人將整個手掌貼在她屁股上
摸了一下。
 
  『真的,是在摸我!遇到色狼了嗎?!』蘇眉想著,但畢竟感覺又沒有了。
她有些驚恐,不知什麽時候第三次鹹豬手會降臨。
 
  來了。
 
  一只男人的大手,大而粗糙,緊緊貼在了她挺翹的屁股上,沒有再離開!
 
  『呃~!怎麽這樣,快拿開啊!』蘇眉想著,心跳不斷加快,全身僵硬了。
 
  而那只手開始在她的豐滿臀部上輕輕滑動,似乎在認真感受她美臀的形狀似
的。
 
  『你再不拿開,我可要叫了……』蘇眉想著,猶猶豫豫間她還是決定大聲呼
救。
 
  「小姐。」那個男人對她說話了,聲音極其輕微,而且蘇眉感到,那聲音似
乎不可置信地是從她自己的腦袋里響起的!「你原來不喜歡穿內褲啊?」
 
  男人的話語讓她心中為之一震,她全身僵住了,一時間腦袋一片空白不知該
怎麽辦。
 
  「呵呵,小姐,你看起來欲火焚身啊,所以專門穿得這麽騷還不穿內褲,想
讓男人來幫你解決性欲吧?」
 
  被男人這麽說,蘇眉突然眼眶濕潤,羞恥感進一步限制了她的思考能力。男
人的手卻不停,兩只手一起伸到她後面,揉捏她的臀部。
 
  「看不出來啊,你長得這麽漂亮,又打扮得這麽端莊,別人還以為你是個多
正經的烈女呢,結果是個欲求不滿的騷貨啊。還有你的屁股長得也太下流了吧,
搞得一車的男人看了都想操你。」
 
  『沒穿內褲被人發現了……怎……怎麽辦……不停下的話……』性欲的刺激
下,蘇眉的思維變得斷斷續續,快要沒法思考了『為什麽……沒辦法反抗……動
不了……他要對我做什麽?……要反抗……』
 
  「放心吧美女,不會對你做過分的事情的,也不會去碰你的小穴的,你就當
是做了次按摩吧。」男人說道。
 
  『不會做過分的事情……嗎?……』蘇眉想著。
 
  其實男人不是已經做了過分的事情了嗎,這樣想也不過是想讓自己被摸得更
舒服而制造出來騙自己的借口罷了。
 
  男人嘿嘿一笑,手指沿著旗袍側面的開叉撫摸蘇眉光潔的大腿外側。蘇眉沒
有反抗,男人便把手伸進開叉內,開始摸蘇眉大腿前側。
 
  「小姐,你的腿好滑呀,摸得我很爽啊,你也舒服得不行吧?」
 
  的確!蘇眉伸手輕捂住自己嘴——自己差點爽得叫出來。這幾天不斷在夢中
被挑逗、調教,而欲望從來沒有真正被滿足過,卻正是在這樣的時候被人猥褻了。
 
  『控制不住自己了……』美麗的禦姐在心里認輸,她滿臉潮紅,眼中含淚,
全身都在沁出誘人的香汗。
 
  「小豆豆已經硬了吧?放心,我說了不會碰你的小穴。」男人一只手摸著柔
滑的大腿,另一只手掀起旗袍的後側裙擺,手伸進曾被萬千男人試圖窺探的裙底,
直接摸向尤物沒有任何遮擋的臀部。
 
  美艷女郎的身體突然一陣抖動。
 
  「嘿嘿,你的屁股好弱啊……是你的敏感帶吧?看不出來你這麽個大美人兒,
最喜歡被人玩屁股啊?」
 
  無法否認,這麗人的確感到極度的刺激,她清楚地感覺到陰道在收縮。另一
方面,蘇眉又滑又軟的臀部,讓男人也摸得極爽。
 
  「嗯,獎勵你,給你來點更刺激的。」
 
  說著男人的手便伸向秀美佳麗的股溝,他的手指,慢慢滑進蘇眉的屁股溝里!
 
  「呃~」蘇眉捂著嘴叫了出來,一點點微弱的聲音漏出來了,但還不足以引
起周圍的人的註意。
 
  麗人媚眼圓睜,渾身發抖。男人倒是很幹脆地把手指扣了進去,不斷在溫暖
柔滑的股溝內上下搓揉。
 
  蘇眉不斷發出隱忍而細微的呻吟,一道唾液從她的嘴角慢慢地流了出來。
 
  男人露出殘忍的微笑,他的手指按壓在了蘇眉的肛門口上,繼續用力按壓著
揉搓,似乎想要把手指頂進去一樣。另一只手則繼續享受美人大腿的嫩滑觸感。
 
  蘇眉夾緊了修長的雙腿,手死死握住地鐵的拉環,無助地忍耐後庭傳來的怪
異快感和大腿上的刺激。
 
  她的整個乳房都因性欲而膨脹了,挺起來比平時還要豐滿,乳頭則勃起到了
極限,死死頂在胸罩內。淫水不斷從陰道中分泌出來,流出來滴到了地板上!一
滴……一滴……又一滴,就在她兩只性感的高跟鞋之間,晶瑩的淫水滴得越來越
多,那畫面簡直淫蕩至極。
 
  「嘿嘿嘿嘿,我說過不會碰你的小穴,怎麽樣,這樣也很爽吧。」
 
  男人加快了刺激蘇眉菊穴的頻率,而另一只手放開雪白大腿,伸進了美艷女
神的胯間。他並沒有摸她的小穴,而是伸出兩根手指摸到蘇眉的陰唇兩側,在那
里胯間的皮膚上撫摸,並不去碰她已然充血勃起的陰唇。
 
  又一道淫水流出來,噠噠噠,連續滴落在地板上,若不是地鐵上人多異味濃,
大美人淫蕩的味道早就飄得到處都是了。可惜那些剛才還在意淫蘇眉的男人們不
知道,他們的女神現在已經在性高潮的邊緣徘徊。
 
  車門打開了,下車的人多,上車的人更多。男人摟著蘇眉的柳腰,把她帶到
了車門口,然後從背後將她按在了車門上,她一對挺起的豐乳被按壓在車門玻璃
窗上,門外兩個等下一班車的男人看得陰莖都快勃起了。
 
  「差不多了啊……」男人說道。
 
  蘇眉立刻感到一個東西頂在了陰唇和肛門之間的會陰上。
 
  『不會吧!!』美女心中一驚,肛門也跟著收縮了!『是那個男人的……那
個?!……』
 
  「放心,大美人兒,你已經不是處女了吧?我對你的二手騷逼不感興趣,不
過你身上還有個稚,我就收下了!」
 
  『什麽?!』
 
  蘇眉還沒反應過來男人在說什麽,那男人就將堅挺如鐵的陰莖頂在了她的肛
門口上,同時男人的手飛速捂住她的嘴,死死捂住!
 
  『不要啊!!!』麗人的心中發出絕望的呻吟。男人胯部一挺,醜惡的雞巴
狠狠插進了蘇眉的菊穴。
 
  「嗚!!!」這柔美佳人立刻流出了眼淚,她竟然在地鐵上,在這麽多人面
前,被一個陌生的男人破掉了後面的處女!
 
  『進去了!……他的那個……進到我的身體里面了……明明從來沒有人從那
里進去過……』
 
  「呃,爽!旗袍禦姐的屁處就是爽!」
 
  這時候地鐵才開動,門外的兩個男人通過門上的玻璃看到了整個過程,蘇眉
看到那兩個男人的胯間已經支起了帳篷。
 
  『一直被看著!!不行!!』她已經連脖子都泛紅了。
 
  奸淫他的男人開始不斷抽插她的屁穴,異樣的刺激讓蘇眉渾身發抖,兩條美
腿抖得特別厲害幾乎要站不穩。
 
  「喔,爽!大美人兒,你果然和看起來一樣好肏!」
 
  被欲望逼瘋的女神立刻適應了肛交的感覺,她腦中一片空白,幾乎什麽都顧
不上了。
 
  『騙人……這感覺……要去……不行。』漂亮的腦袋里已經沒法維持連續的
思維。『不行,不行……讓他這樣……我……要去……』
 
  「直擊陰蒂,一口氣到底吧!」男人的手伸進旗袍裙底,快速揉弄蘇眉的陰
蒂,另一只手牢牢捂住她的嘴。
 
  「嗚!!!——」蘇眉的身體一陣連續抖動,一大股淫液從她的陰道內湧出,
滴答滴答地流到她胯下的地板上,還有一些淫水沿著她白皙的大腿內側向下流,
直到沿著玉足流進高跟鞋里。
 
  ——她被人從屁道操到了高潮!
 
  魅惑的雙眼幾乎要翻白,一雙雪膚美腿瘋狂抽搐、左右狂抖,根本無法站穩。
然而,她的肛門卻夾緊了,直腸和結腸因為高潮中的身體反應而緊緊收縮,夾住
男人的黑粗肉棒。
 
  那性侵魔順勢靠著這刺激在性感禦姐的屁道內射精了。高潮中的麗人只感到
滾燙的精液一股又一股有力地註入她的身體里,她的肛門和屁道好像在配合男人
的奸淫一般,自己不斷抽動著,一下下從男人的肉棒內榨出更多骯臟的精液。
 
  「喔哦!爽!你的屁眼真會夾!」男人享受著、迎合著,拼命把體內的精液
盡可能射進去。這場射精足足持續了三十秒,男人痛快至極,而那氣質美女的身
體仍然還在抽搐,並時不時猛抖一下,久久不能平息。
 
  男人爽夠了,他突然猛地拔出插到蘇眉直腸深處的大雞巴。那感覺就像後庭
珠突然被從肛門中扯出去一樣,對高潮余韻中的蘇眉形成巨大的刺激,她的陰道
一陣收縮,一股淫水又滴落到地板上,那里的淫水已經積了一灘,滴落的淫水飛
濺起來,濺到這美人漂亮的高跟鞋上。
 
  男人用手把住雞巴,在尤物柔嫩的臀溝里上下擦拭,接著又把龜頭在美人的
臀峰上擦,把雞巴上的汙漬都擦幹凈了才收回褲子里,拉好拉鏈。
 
  這時那柔媚的麗人才稍稍回過神來,地鐵即將到達下一個站點,也是蘇眉的
目的地。
 
  「大美人兒,你還沒滿足吧?」那男人的聲音再次響起,這次蘇眉聽得真切,
那聲音的確是從自己的腦袋里響起的,聲音並不小,但似乎周圍的人都根本無法
聽見。
 
  「別下車,我帶你去個好地方,肯定讓你舒服個夠。相信我,我會給你充足
的快樂,你肯定不會後悔的。」
 
  『想要……更多的……快樂』這樣的想法在蘇眉的腦海中回響。
 
  「舒服地做愛,做個夠,跟我來吧,沒有任何顧忌,盡情地做愛。」男人的
聲音就像催眠音樂一樣。
 
  蘇眉想『做愛……想做……一直都在忍……很想做……』
 
  男人:「並不是什麽壞事,只是滿足自己而已。」
 
  蘇眉想『……為什麽……我非要……這麽忍著不可呢……?』
 
  男人:「別下車,跟我來。」
 
  『……!!!不!不行!!……和這個人做……不行!!!』蘇眉突然清醒
了,她畢竟矜持了二十幾年,從來沒有過一夜情,連想都沒想過。在最後的時刻,
她的理智獲勝了。
 
  正在這時,列車門打開了,蘇眉靠著這最後的意誌力,立刻走出了車門。
 
  「切!這樣都還能忍啊,不錯嘛。」男人自言自語道,不過他似乎並不著急,
反而一副勝券在握的樣子。
 
  蘇眉快步離開地鐵站,她住的小區離地鐵站很近,進到小區里她才松了口氣。
 
  心一放下來,性欲便立刻又湧現出來。想要,想要性愛,自慰已經沒有辦法
滿足自己,想要真正地和人做愛。
 
  她突然有點不甘心,想起剛才那個男人說的那些話,「沒有任何顧忌,盡情
地做愛」,想要。那個男人的技術很好,好想在床上徹底地體驗一次。如果剛才
跟著那個男人走就好了,就可以沒有顧忌地做愛了……
 
  淫穢的想法不斷從蘇眉的腦袋里跳出來,她的欲望也越積越重,不管是誰都
好,只要是男人,她好想要,好想要,一次徹底激烈的性愛。
 
  美人恍恍惚惚,走進電梯,淫水不斷流出,因為沒穿內褲的關系,淫水就沿
著大腿內側往下流,沁濕了的陰毛也時不時滴下一兩滴,就滴在兩只性感的高跟
鞋中間,而高跟鞋里也濕濕的,在地鐵上時淫水就已經流進去了。
 
  蘇眉吞了一口唾沫,只等著馬上沖回家,然後自慰,瘋狂自慰。
 
  電梯門打開,蘇眉大步走到門口,她的心跳得好快,手都在顫抖,拿出鑰匙
開門,插了幾次才插進鑰匙孔,她現在好後悔剛才沒跟著那個男人走,現在倒是
滿腦子幻想著和他激烈性交的畫面。
 
  門打開了。
 
  「大美人,你果然是想和我做嘛。」那男人的聲音在她背後響起。
 
  蘇眉驚訝地轉過身,那男人赫然就站在她面前!她一時百感交集,全身僵住
了。
 
  男人一把將她抱進屋里,然後關上了門。
 
  蘇眉驚訝得說不出話來。
 
  男人抱著她,按在墻上,他的嘴立即湊上去和蘇眉接吻。蘇眉根本沒有任何
抵抗,張開嘴讓男人隨便玩弄。這個陌生男人的舌頭立刻快速舔舐她的口腔,和
她的香舌攪在一起。蘇眉只覺得嘴里的感覺好舒服、好過癮,她情不自禁閉上了
眼睛,盡情享受這濃厚的舌吻!
 
  『這樣……被一個不認識的男人……在Kiss……舌頭……在嘴里……糾纏…
…』這樣的想法只能讓她更興奮。
 
  男人的手壓在美人高聳的乳房上肆意揉捏,他的下體則把美人的下體壓在墻
上廝磨。蘇眉的香胯不斷前後聳動迎合這種廝磨,不用說,她現在已經極度饑渴,
她需要高潮,高潮!
 
  男人伸手解開她的發髻,微卷的長發立即披散開來,讓她看上去極為嫵媚。
他的手伸到性感尤物裙擺下,一邊揉捏豐滿的臀瓣,一邊不時把手指伸進女神敏
感的屁股溝里刺激肛門和整個臀溝。
 
  男人的嘴移到了蘇眉有著敏感神經末梢的纖細脖子上親舔。麗人被放開的檀
口立刻淫叫起來。
 
  「啊~~啊~~啊~~!!」她的叫聲極度性感,那淫叫一聲高亢過一聲,
不斷宣誓著快感在她體內的升級。她的雙手竟然自己將男人抱住,簡直像在面對
自己的情人一般。
 
  「啊~~!!要~~還要……要更多……」
 
  男人越舔越往下,隔著旗袍親舔蘇眉性感的身體,同時他的手在性感女神全
身上下愛撫,卻並不急著進攻她的陰戶。蘇眉急得眼淚在眼眶里打轉。
 
  蘇眉:「給我!……給我!……」
 
  男人:「大美人……給你什麽?」男人在等她求自己。
 
  蘇眉:「不要再玩我了,幹我,先幹我一次!然後我會讓你玩……啊~~…
…快啊~~!」
 
  男人:「哼,真沒用啊。」
 
  男人粗大的手指插進了蘇眉的陰道,這就是剛才才扣弄過蘇眉屁眼的手指,
但欲火焚身的女神已毫不在意。男人很快就找到美人勃起到極限的 G點,然後狠
狠扣上去!死命地扣弄、揉搓!他的手指動得飛快,一道眼淚立刻從蘇眉眼眶中
流出來,瘋了!那感覺要瘋了!
 
  像一顆原子彈在陰道內爆開,排山倒海的快感伴隨著猛烈的抽搐,從蘇眉的
私密處擴散到全身上下。她美麗的身體像被電擊一樣猛烈抖動,漂亮的紅唇大大
張開,卻因為肌肉的痙攣發不出一點聲音,她被無數男人幻想過的陰道抽搐著瘋
狂夾緊,夾緊男人正在扣穴的手指,尿道口和陰道口同時噴射出大量淫液,隨著
男人的扣弄不停射液,源源不絕。
 
  這是這端莊的美人有生以來體驗過的最舒服的性高潮。
 
  她的靈魂似乎都被泄出去了,如此猛烈的快感讓她短暫失去了思考能力,腦
袋一片空白,除了舒服,已經什麽都不知道了。
 
  男人抱住蘇眉的屁股,將她整個人抱起來,走進臥室扔到床上。她貼身的旗
袍已完全被香汗沁透,加上剛才的高潮和潮吹,她現在全身上下都彌散著淫蕩的
香味。
 
  男人抓起她的手臂,嗅聞她腋下的騷味,像她這樣健康的美女腋下的淫騷味
道對男人來說簡直就是春藥。男人鼻子貼上去聞了又聞,然後伸出舌頭舔腋下的
香汗,最後還不滿足,直接張嘴把麗人光潔的腋下包在嘴里吸。
 
  男人:「嗯,這里出了好多汗,這樣濃厚的味道才像話嘛。」
 
  然後他掀起美女旗袍裙部的前擺,吮吸了幾下誘人的大腿後,腦袋埋進大美
女胯中,直接口交起來。
 
  「啊~~」剛剛恢複意識的她立刻受到了這激烈的口交攻擊。她的上半身立
刻拱了起來,玉手死死抓住床單,白皙大腿本能地夾緊男人的腦袋。
 
  「哫哫哫哫哫哫……」吮吸的水聲從胯下傳來,蘇眉美麗的身體爽得不斷扭
動掙紮。
 
  男人:「這里的味道更騷……哫哫哫哫……嗯,好吃,B水的味道夠純。」
 
  他伸出自己的大雞巴,轉過身來,和蘇眉擺出69式頭尾相接的姿勢。
 
  男人:「來,大美人,這是獎勵你的!」
 
  說著男人便毫不客氣地把醜陋的黑粗大雞巴插進蘇眉誘人親吻的香口中。他
的頭則埋進美艷禦姐的玉胯中繼續品嘗。
 
  『被舔了……舒服……舒服過頭了……』蘇眉的一雙美腿慢慢地越張越開,
男人得以毫無阻攔地享用她流淌著濃香的整個胯部。
 
  「噝噝噝嚕嚕嚕嚕嚕嚕嚕嚕……」好下流的聲音,它不斷從胯部傳到蘇眉的
耳中。男人抱著她的美臀,手不閑著狂摸一雙美腿。
 
  「嗚……嗚嗚嗚……嗚嗚嗚嗚嗚……」被大雞巴堵住的嘴呻吟得越發激烈。
 
  終於男人的手指再次插向大美女的肛門,就這樣一插,蘇眉高潮了……
 
  淫水噴得男人一臉都是。
 
  男人:「媽的,又泄了,你這個B也太容易泄了。你平時經常自己搞自己吧?
搞得陰虛了吧,這麽愛早泄,你這個早泄女,看我不弄死你!」
 
  男人說著轉過身壓在蘇眉身上,粗長的肉棒猛肏進麗人的陰道,他有力的胯
部以極快的頻率狂操起來。
 
  蘇眉:「啊啊啊啊啊嗄~~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啊啊啊啊啊啊啊!!!」
 
  男人:「媽的,叫得這麽騷!你是爽死了吧!!!操!!操死你!!操死你
個早泄騷逼!!!」
 
  蘇眉:「啊~~!!!不行了~~!!!要不行了!!!死了!!!死了!
死了!!!要死了!!!」
 
  男人:「早泄女,你的早泄B又要泄了吧,把你沒用的騷B肏爛!!!」
 
  性感女神只感到胯襠里傳來的性快感舒服得不可思議,似乎,真的只有在這
種無上美妙的感覺中死去,才是真正的幸福——她再次達到了高潮……
 
  大美女的陰道粘膜抖動著一下下夾緊陌生男人的肉棒,宮頸腺體中湧出大量
潮吹液給男人的陰莖洗了個世界上最舒服的淋浴,連子宮口都一抽一抽地按壓男
人的龜頭。而這一切都來自於這麽一個誘人射精的性感女神,然而那男人,竟然
沒有射精!!他的性能力簡直強到靈異!!
 
  男人:「你果然是個早泄,到底死了幾回啦,這麽沒用的早泄陰道,都是因
為你自己平時扣得太多了吧。看不出來啊,看起來這麽高級的女人,平時每天都
在家玩自己的 B吧。你個自慰騷貨,看來不用對你客氣了。」
 
  剛剛高潮的蘇眉全身無力、心臟狂跳,大口喘著氣。男人以巨大的臂力撕開
她身上的旗袍,然後扯掉胸罩,美人性感的身體完全赤裸著暴露在他面前。
 
  她心中為之一振,而男人看著這美艷的裸體,眼睛里要噴出火來。
 
  他抱起她的腰站了起來,陰莖插在她的小穴內。
 
  男人:「早泄騷貨,看你這樣能不能幫我射出來!!」
 
  男人抱著蘇眉上下操,肌肉發達的大腿上下用力,蘇眉不斷騰空起來,然後
落下來重重撞擊在男人的雞巴上!!
 
  蘇眉:「啊!!!啊!!!啊!!!啊!!!啊!!!啊!!!」
 
  男人:「早泄女……你叫這麽慘,是馬上又要早泄了吧。你乳頭翹得這麽尖
……你怎麽這麽騷啊。」
 
  的確,蘇眉的乳頭勃起到了極限,隨著男人上下的挺動,她豐滿的玉峰也上
下晃動,勃起得尖尖的敏感乳頭不斷劃過男人的胸肌,這讓兩人都倍感刺激。
 
  蘇眉:「我要死了!!!~~要被弄死了!!!~~停一下~~讓我~~啊
~~休~息~一下~~呃!!!~~」
 
  男人:「沒辦法,人美B受罪,要怪就怪你長這麽性感,要死就死吧!!!」
 
  蘇眉:「呃!!啊!!!~~」
 
  ……一連串狂操爆奸,蘇眉在絕頂的連續高潮中暈厥過去——她被肏得幾乎
散架,像一條濕毛巾般癱倒在床上。
 
 
 
 
  男人還站著,雞巴硬挺著沒有射精。
 
  男人:「沒有滿足!沒有滿足!!……呃……啊!這樣沒有辦法滿足!我們
沒有辦法被滿足!!!……怪物!……出去!……從我的腦袋里出去!!……沒
有滿足!讓我出來!!」
 
  那男人像個精神病一眼自言自語這,表情極其痛苦。
 
  「讓我出來!!讓我出來!!!」說著,可怕的事情發生了——男人的陰莖
像條蛇一樣變長變軟,最後足足有三米長!兩根一模一樣的怪物陰莖從他的陰莖
根部長了出來。這恐怖的「三頭龍」窺視著裸體暈倒在床上的蘇眉。
 
  男人:「就是這樣……讓我出來!!!」
 
  又有兩條觸手從男人乳頭上鉆了出來,男人的嘴大大張開,一個有著怪異口
器的觸手伸出來,移到蘇眉身邊。
 
  「香……成熟女人的體香……時候到了……受孕!受孕!」
 
  那口器內伸出三根舌頭,伸進美人的檀口,然後整個口器包住蘇眉誘人的紅
唇。三根舌頭同時在口腔內攪動,蘇眉迷迷糊糊的只覺得好舒服。
 
  「淫藥……給大美女打點藥……」
 
  口器內立刻流出大量催情劑,這種催情劑效力之強遠非人工合成可比。蘇眉
的喉嚨出於神經反射不斷吞下那超級性藥。但那怪物還不夠,一根觸手尖端生出
一根尖針,插進蘇眉的脖子,直接將淫藥註射進她的動脈血管內。
 
  「嗚~~」蘇眉呻吟著扭動起性感的身體,怪物睜大眼睛看著,它的觸手裹
住美人纖細的腳腕。觸手頂端伸出大量較細的鞭毛,它們伸到蘇眉香足的腳底,
輕輕撫弄,然後緩緩發出微弱的電擊。在這樣的刺激下蘇眉突然尿出來了!!清
澈的小便全撒到床上,尿騷味在美女的臥室中彌漫。
 
  「呵呵呵呵……火候到了……」
 
  幾根觸手纏繞著美人,將她舉起來,陰莖變成的觸手插進了她的陰道,另一
只觸手變得像後庭珠一樣,一顆一顆插進她的肛門。
 
  蘇眉在超級淫藥的作用下迷迷糊糊昏昏沈沈,只覺得舒服到了極點,根本不
知道幹著自己的是什麽東西。
 
  怪物:「喔~~就是這樣……就是要這樣操……大美人兒啊……用你淫蕩的
身體……為我傳宗接代吧!!!」
 
  ——「嗚!!!——」
 
  燈火輝煌的城市似乎永遠不會睡去,在這個沒有星光的深夜,突然響起一聲
被壓制著的女人的慘叫,然後聲音戛然而止,沒有人知道發生了什麽…

或許你也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