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與欲的升華

第一章  緣起
 
  「老公,快到家了嗎,有驚喜哦。」看著微信中老婆發的消息,我嘴角不由
露出一抹幸福的笑意,在輸入欄快速打出幾個字,正準備發送,心中突然就有了
另外一個想法,果斷收起手機,看著辦公室的窗外,思緒不由飄向了遠方。
 
  我叫林源,今年三十歲,生活在一個三線都稱不上的小城市,就職於一家國
企單位,活少不累,工資六七千,緊湊三居室房產一套,國產小轎車一輛。
 
  沒有大富大貴,但對於從小就不知上進為何物的我卻足夠了,父母安康,家
庭和睦,更重要的是擁有一位好妻子。
 
  想起自己的妻子,我不由感嘆緣分這種東西真是奇妙,我和妻子可馨認識於
高中,三年的高中同桌,曾經苦苦追求,卻被一次次發了好人卡。
 
  高中畢業,大學畢業,參加工作,我雖然也經歷了幾場戀愛,但心中卻不知
為何如同著了魔一樣對可馨的一顰一笑念念不忘。
 
  中間斷斷續續的聯系著,直到那一天,她告訴我,她要結婚了。
 
  對,可馨的第一次結婚對象並不是我,她第一次結婚對象是大學同學,相距
我們的家鄉三百多公里。
 
  聽說,那位家庭條件挺不錯,父母經營著一家公司,家產上千萬,但我從來
沒有認為可馨是因為經濟而選擇了他,因為我知道可馨不是那種人。
 
  可馨結婚了,我徹底死心,家人也一次次安排著相親、約會,兩年時間,我
再也沒有聯系過可馨,唯有夜深人靜時腦海中還會浮現出她的面容。
 
  直到那一天,我聽高中同學說,她離婚了。
 
  可馨和她第一任丈夫的感情其實挺好,但不知從何時起,她丈夫染上了賭博
的惡習,可馨第一次知道,便輸了將近一百萬。
 
  第一次,可馨選擇了原諒,然而賭博就像吸毒,很難戒掉,有了第一次,便
有了第二次,第三次,二年時間,他第一任丈夫輸了五百萬。
 
  五百萬雖然很多,但對於可馨第一任丈夫的家庭來說,卻也能夠承受。
 
  為了幫助他戒賭,可馨和他公公婆婆想盡了一切辦法,那時可馨依然沒有離
婚的想法,只想著能改就好,直到,她第一任丈夫動手打了她。
 
  這些都是可馨在後來告訴我的,後面那些離婚的瑣事我知道的並不多,沒有
孩子,可馨也沒有拿走一分錢,便獨身一人再次回到了家鄉。
 
  得知這個消息後,當時我的心中百感交集,卻始終沒有聯系可馨,但命運這
種東西,真是說不清,至一次高中同學聚會再一次見面之後,我們之間就仿佛多
了一根看不見的線。
 
  在我生活的這個三線之外的小城市,說大不大,說小不小,但我們總能在街
頭,電影院,公交車,甚至和朋友吃個地攤喝瓶啤酒都能碰到一起。
 
  沒有任何事先設計,沒有任何假意巧合,直到那時我才下定決心,對可馨展
開了猛烈的攻勢。
 
  追求可馨的過程並不順利,但最終緣分還是站在了我們這一邊。
 
  搞定了可馨,但因為她離過婚的緣故,我們的事情再次遭到了父母的反對,
中間磕磕絆絆,最終我們在三年前在所有親朋好友的祝福下走進了婚姻的殿堂。
 
  結婚三年來,我是幸福而慶幸的,我的家庭條件是遠遠比不上可馨的第一任
丈夫的,甚至我們的婚房也是我家和她家一起湊的錢所購買。
 
  但可馨卻從沒有因此抱怨過一句,柴米油鹽,粗茶淡飯,我們過的平淡而充
實,幸福而性福。
 
  對,確實很性福,我與可馨第一次發生關系,就在我們確定關系的當天。那
時,她明確告訴我,我想知道的她都一五一十的告訴我,但過了今天,她便和過
去一刀兩斷,而我也不能再提過去,否則,我們只能分開。
 
  我並沒有處女情結,加上從大學到工作幾年來,我也不知和多少個女性發生
過關系,對此更是沒有絲毫介意,沒有吃醋,沒有生氣,同樣也沒有興奮。
 
  當我第一次進入可馨身體時,她那低轉悠揚的呻吟,翹立的乳頭,如漣漪般
慢慢擴大的乳暈,和私處陣陣的蜿蜒曲折般的吸食以及那源源不斷的水流,都讓
我興奮不已。
 
  我一次次的在她體內抽動著,沒有處女的那種青澀,可馨在高潮時猛然加大
的呻吟,不由自主弓起的身體,以及使勁在我後背抓擰的釋放,無時無刻都散發
著一種成熟的魅力和氣息,而正是這種魅力和氣息讓我著魔,讓我癡迷。
 
  結婚三年來,我們的性生活是和諧而開放的,可馨的性欲並不算強烈,結婚
幾年來,她主動做愛的次數少之又少,但她的身體卻是極其敏感的。只需稍稍挑
弄一下她的乳頭,你便能清晰感受到,原本那花生般大小的柔軟在你手中慢慢擴
散,慢慢變大,最後堅硬如石子。
 
  這時的她,總會紅著臉,輕罵一聲變態,而當我繼續揉捏著她的乳頭,輕輕
拉扯,或者用柔軟的舌頭舔弄時,便能聽到她嘴中,不時發出的幾聲喘息,以及
那不由自主將我抱緊的雙臂。
 
  當我的手掌覆膜著她柔軟的肌膚,探入她雙腿間的蜜穴時,會發現那里早已
泥濘一片。
 
  輕輕撥弄她的陰唇,不經意間劃過她那聳立起的陰蒂,再用食指偶爾探入幽
徑深處,這時,她的那原本不時發出的幾聲喘息,便會變成一聲聲連綿不斷的,
忽低忽高的輕吟。
 
  無需我再撩撥,她那帶著炙熱氣浪的喘息聲便會在我耳邊響起:「老公,操
我。」
 
  兩個字,便是一場大戰的開端,我們享受做愛,並願意共同探索做愛的樂趣,
並從不吝嗇做愛之時的一些粗俗之話,因為一次次實踐證明這些粗俗之話,對她
是最好的催情劑,對我則是最強的能量包。
 
  可馨的性觀念是開放的,她曾說對我說過,老公,這輩子我做定你床上的蕩
婦了。」
 
  正如她所說,床下的可馨端莊賢惠,床上的她嬌媚誘人,令我結婚三年來,
百食不厭。
 
  不過,這些僅僅限於我們兩人之間,我沒有淫妻癖,可馨也從來不是蕩婦淫
娃,一切都是為了我們之間更好的享受生活的每一天。
 
  收起思緒,看到時間正好跳到六點整,我舒了一口氣,關掉電腦,踏出回家
的步伐,今天是我三十歲的生日,妻子早早就說過生日這天會給我一個大驚喜,
任憑我死纏爛打,妻子始終不告訴到底是什麼。
 
  走到家門口,微信中已經多了可馨接連發來的兩條消息,都是在催促詢問怎
麼不回話,還得多大會。
 
  我依然沒有回信,臉上浮現一絲壞笑,輕輕把鞋子脫了,小心翼翼用鑰匙擰
開房門,踮著腳尖便走進了屋子。
 
  我的呼吸有些沈重,可馨來大姨媽以來,我們已經整整一周沒有做愛了,今
天是妻子大姨媽走幹凈的第二天,我上班的時候其實就有點忍耐不住,我想可馨
也是一樣的。
 
  這會可馨在幹什麼?是強勢進入,來一場狂風暴雨式的閃電戰?還是極盡挑
逗戲弄,讓妻子哀求低吟?
 
  想起這些,我感覺自己的下體已經不安分的硬起,胸腔之間一股欲望的熱浪
漸漸洶湧著。
 
  客廳沒有,廚房沒有,我盡量不發出一絲聲音的走進了臥室,房門未關,可
馨那熟悉的身軀面龐立刻映入我的眼眶。
 
  此刻的她正身穿一套黑色蕾絲的內衣內褲,在衣櫃前尋找著合適的衣服,她
的心情是歡快的,不時能聽到她口中發出輕哼的小調。
 
  可馨今年同樣三十歲,身高1 米63,體重100 斤,她的長相不算令人驚艷,
但和諧的五官,以及一顰一笑之間散發的那股賢惠端雅的氣質,卻令自身有著一
股別樣的魅力。她不算苗條,但卻擁有著令無數男人和女人為之羨慕的35d 巨乳,
加上那豐碩緊致的豐臀,渾身上下都散發著屬於她這個年紀的成熟魅力。
 
  目光在可馨的身軀遊走著,我的心中火熱一片,即使早已不知耕耘了多少個
日夜,但每當目睹的那一刻,卻依然能讓我的陰莖堅硬如鐵。
 
  我一邊輕輕脫去衣服,一邊想象著可馨胸罩束縛之下的乳頭正在為我而凸起,
雙腿間的幽徑為我而濕潤、抽搐、痙攣,心中火熱一片。
 
  「妖精,看我怎麼收拾你。」可馨專註挑選著今晚出門要穿的衣物,依然沒
有發現我的存在,我想我此刻的表情是邪惡而淫蕩的。
 
  踮著腳尖走到了可馨身後五六步之遠,而這時她仿佛察覺到了什麼,就要扭
頭。
 
  見此,我毫不猶豫,幾步跨上前去,一手便捂住了她的嘴,另一只手沒有絲
毫遲疑,快速劃過她嬌嫩的肌膚,伸入了她的內褲之中,來到了她的私密之初。
 
  可馨的反應是劇烈的,嘴中發出嗚嗚的聲音,身體不斷扭動掙紮著,而不等
她做出其他動作,我已伸出舌頭,呼出一股炙熱的氣浪,舔裹在她的耳垂:「這
是哪里的小妖精,穿這麼性感勾引我。」
 
  聽到我聲音的一瞬間,可馨便停止了掙紮,卻突然張嘴,狠狠在我手上咬了
一口:死變態,讓你嚇我。」
 
  可馨看似使勁,其實咬的很輕,我順勢放開了捂著她嘴的手掌,緩緩劃動到
了她的乳溝深處,在那深深的溝塹緩緩摩擦著,同時另一只手靈活的在她內褲之
中輕輕攪動,撥開微微潮濕的肉唇,在幽深的穴口輕輕地劃著圓圈。
 
  可馨的身體一下子變軟了,嬌嫩的肌膚之上泛著淡淡的紅暈,我順勢將她摟
入懷中,濕潤的舌頭一寸寸在她的右耳上舔弄:「你穿這麼性感,不就是想讓我
變態嗎。」
 
  「你放屁。」妻子有些氣惱的輕罵著,然而三個字剛說出口,她身體就微微
一顫,一聲帶著濃重呼吸的「嗯」聲便從她的嘴中流轉而出。
 
  我原本撥弄著那濕潤肉唇的手指,毫無一絲遲疑,便深深刺入了那幽徑深處,
左手則是劃入乳罩之內,準確無誤的捏住了那聳立而起的乳頭,輕輕捏起,左右
緩緩的扭動拉扯。
 
  「恩……」
 
  「老公。」可馨鼻息間的喘息變的更加濃厚,身體軟軟的貼在我的懷中,臉
上蕩漾著情欲的紅色。
 
  我的下體堅硬如鐵,放開可馨的耳垂,張開舌頭往她唇邊剛剛靠近,一條靈
活濕潤的長舌便迫不及待的深入了我的嘴中,與我的舌頭緊緊的絞纏在了一起。
 
  情欲仿佛讓整個房間的溫度都提高了,可馨鼻息間接連不斷的發出著」嗯…
…嗯……的低喘,如同一把火在我心頭燒起。
 
  我在那幽徑伸出的右手食指微微彎起快速地抽插起來,每一次抽動都刮動著
那蜜穴伸出的不斷起伏的肉褶,一縷縷粘稠的液體自蜜穴伸出湧出,包裹著我的
整個手指,伴隨著我的抽動從穴口一滴滴濺落而出。
 
  「老婆,我發現了一個水簾洞。」我喘息著在可馨臉龐上舔弄著,左手從乳
頭松開,再次深入內褲,輕輕撫摸向了那綻放的陰蒂。
 
  「水簾洞,需要一根金箍棒。」可馨幾乎站立不住了,胸口因喘息不斷的起
伏著,突然扭過頭再次張嘴抓住了我的舌頭,那柔軟的小手則是猛地抓住了我堅
硬的陰莖,拇指纏繞著我因興奮而分泌的液體,在我龜頭緩緩滑動著。
 
  我倒吸一口氣,再也忍耐不住,一把將可馨身體轉過來,將其倚靠在衣櫃上,
火熱的胸膛緊緊壓在她豐碩的胸部,摩擦著她那高高聳立而顫抖的乳頭,下身堅
硬的陰莖已是抵在她那泥濘不堪的穴口緩緩摩擦著:「小妖精,老公的金箍棒要
進水簾洞了。」
 
  「不要,老公。」可馨迷離著雙眼,頭部倚在衣櫃不斷的喘息著,但右手卻
突然抓住了我的陰莖,阻止了我的繼續深入:「老公,留著晚點再來,我說過要
給你個驚喜的。」
 
  我微微一楞,心中卻是生出一個邪惡的念頭,堅硬的陰莖並沒有因為可馨右
手的握住而停止前進,滑膩的液體早已遍布我們的交合處,我只是微微向前一動,
那堅硬如鐵的陰莖便滑過妻子的右手,碩大的龜頭直接擠進了她的蜜穴之內。
 
  「嗯……」可馨早已動情,嘴中再次忍不住發出一聲呻吟,右手卻是將我的
陰莖握的更緊:「老公,不要,相信我。」
 
  我沒有再繼續深入,而是緩緩扭動屁股,用龜頭在她蜜穴扣左右摩擦著:「
那老婆你告訴我驚喜是什麼,我就停下來。」
 
  「不行,老公。」可馨咬著嘴唇,極力忍耐著情欲的煎熬:「我一會就告訴
你,你先停下來。」
 
  「不說,金箍棒可就進去了。」我沒有猶豫,猛地使力,半根陰莖直接捅入
妻子蜜穴,滑膩的液體包裹之下,陰莖的進入沒有遇到絲毫阻礙,進入的那一瞬
間,我便感覺到妻子那緊致的蜜穴深處,一陣連綿不絕的抽搐和收縮之感湧來。
 
  「啊,老公,我會忍不住的。」可馨大口大口的喘息著,雙臂將我死死抱緊,
緊膚之上密布著一層細細的汗珠。
 
  「那就快告訴驚喜是什麼。」我快速而迅猛地用半根陰莖在妻子的蜜穴中快
速抽插了數十下,只感可馨蜜穴深處,一縷縷熱流接連不斷的湧出。
 
  「老公……嗯……老公……停下。」可馨的身體不斷顫抖著:「老公,我真
的要忍不住了,你停下來,老婆的逼晚上隨便你用。」
 
  「啊」可馨突然說出逼這個字,一下子就仿佛用盡了所有力氣,整個人便癱
瘓在了我的懷里。
 
  我心中也是猛地一熱,只感下身陰莖猛地一漲,又漲大了一圈一樣。我和妻
子可馨雖然在床上很放的開,但是像逼這樣太過粗俗的話卻沒說過幾次,雖然我
感覺很刺激,但身為一名教師的妻子卻始終認為這種話有點太下流,實在說不出
口,我雖然有些遺憾,但也從未勉強過妻子,今天突然聽到妻子主動說出,心中
頓時如著火了一般。
 
  沒有了再探索驚喜為何物的興趣,我再忍耐不住,陰莖一捅到底,根本不容
可馨反應,一陣狂風暴雨般的抽插已是施展開來。
 
  「嗯,嗯……嗯。」可馨徹底動情了,顧不得什麼驚喜,緊緊抱著我,雙腿
盤絞在我的腿上,迎接著我的一次又一次沖擊。
 
  「壞老公,我不忍了,好爽。」妻子低喘著,蜜穴伸出的抽搐感越來越強。
 
  「哪里爽。」我繼續加快著抽插的速度,不給妻子思考的時間。」
 
  「水簾洞好爽,老公。」妻子迷離地喘息著。
 
  「不對。」我猛地加大抽插的力度,每一次都是全根抽出,再狠狠全根插入
:「不對,老婆告訴我哪里爽,哪里爽。」
 
  「啊、啊」妻子的呻吟猛然加大,斷斷續續地說道:「逼爽,老公,我的逼
好爽。」
 
  說完的那一剎那,我猛地感到妻子蜜穴深處猛地一陣劇烈抽搐收縮,而我也
感覺到下體一陣火熱。
 
  我將要噴射,而妻子的高潮也即將到來。
 
  但就在此刻,我卻猛地一咬嘴唇,微微的疼痛稍稍緩解了我想要噴射的欲望,
下一刻,我一個退身,直接將陰莖從妻子的蜜穴深處抽了出來。
 
  即將噴發的高潮瞬間戛然而止,極度的空虛感讓我和妻子身體都是一晃,差
點要摔倒。
 
  可馨劇烈地喘著粗氣,再次將我抱緊,約過了一分鐘,才稍稍平靜下來:「
老公,怎麼停了?」
 
  我壞壞一笑,輕吮了一下她的耳垂:「這是你不告訴什麼是驚喜的懲罰,等
晚上,老公再好好享用你的小騷逼。」
 
  「變態。」可馨狠狠咬了一下我的肩膀,然後便靜靜抱著我,嘴中偶爾還能
聽見若隱若無的喘息,我知道,那是可馨還未退卻的情欲,就如我此刻那硬的發
痛的陰莖。
 
  半個小時後,我和妻子已是穿戴整齊,走出了小區,6 月的夜晚,不冷不熱,
妻子上半身穿了一個牛仔短褂,配一件緊身黑色體恤,下半身則是穿了一條黑色
的短裙,裙擺繡著蕾絲花邊,垂落到膝蓋附近,一身打扮和大街上萬千女人類似,
普通不驚艷,但細細看去卻讓人百看不厭。
 
  為了慶祝我的生日,可馨早就訂好了一家西餐廳,精致的隔間,配上紅酒燭
光,讓我們的心前所未有的放松和滿足。
 
  當可馨拿出準備好的精致蛋糕,讓我許願時,我閉上雙眼毫不猶豫便許下了
自己三十歲的生日願望:「願我們永遠如此刻般相親相愛。」
 
  「老公,你不是想知道今晚的驚喜是什麼嗎?」這時,可馨突然俏皮朝我一
笑。
 
  「說說看。」我心中猜了又猜,始終猜不到驚喜是什麼。
 
  「等著。」可馨神秘朝我一笑便起身離開了隔間,留下一臉懵逼的我。
 
  約莫十分鐘,可馨便回來了,然後便仿佛什麼事也沒發生一樣,繼續品嘗起
來美食。
 
  「老婆,驚喜呢。」我疑惑地問道。
 
  「急死你。」可馨瞥了我一眼,然後緩緩把上身的牛仔短褂脫了下來,我放
眼看去,一股熱流瞬間從胯下生起。
 
  只見牛仔褂下,原本的黑色t 恤不知何時竟被可馨換成了一件緊身的黑色低
胸吊帶,無需完善,可馨那胸圍雙峰擠出的乳溝便映入眼眶,更為重要的是當我
的暮光從乳溝移向乳房時,發現兩個明顯的凸起正緊緊貼在那黑色的衣料上。
 
  可馨竟然把胸罩也脫了。
 
  被我如此直直盯著,可馨的臉部不由蕩起一片紅暈:「看你那色樣,再看看
我下半身。」
 
  「下半身。」我打了雞血一般彎腰從桌下看去,可馨下半身依然是一條黑色
的裙子,但比起之前那條赫然短了將近一半,若是站起身來,正好垂到臀部下方
三四厘米,微微彎腰,內褲便會露出。
 
  而這時,我突然看到可馨緩緩張開了自己的雙腿,一瞬間,我便看到在那短
裙之下的雙腿之間,那濃密的黑色毛發,以及微微貼合在一起的陰唇。
 
  可馨,竟然把內褲也脫了。
 
  我的下身硬了,在家中沒有釋放出的浴火瞬間奔騰而出。
 
  「這小妖精。」無暇多想可馨給我的驚喜到底是什麼,我猛地站起身走到可
馨身邊,在可馨微微慌亂的眼神間,一把將其摟住,便朝其深吻而去。
 
  兩舌緊緊絞纏在一起,我的一只手順勢便撫摸了可馨的乳房,兩根手指透過
衣料,輕輕夾起乳頭,揉捏了起來。
 
  可馨的身體頓時熱了,一手隔著褲子主動摸向了我的陰莖:「老公,這個驚
喜你喜歡嗎?」
 
  「喜歡。」我貪婪地吸吮著可馨口中的唾液:「老婆,你猜我剛剛在桌子下
面看到了什麼。」
 
  「水簾洞。」可馨臉色一紅,撫摸著我陰莖的那只手也隨之加快了動作。
 
  「不對,再猜我看到什麼。」我將手從乳頭緩緩移向了可馨的大腿內側,在
周圍肌膚上來回劃動著。
 
  可馨瞬間便明白了我的意思,身體一顫,聲音有些微顫地說道:「看到了逼。」
 
  「誰的逼。」我呼吸猛地一重,手指已經撩撥到了可馨的陰唇。
 
  「你老婆的逼。」可馨突然放開了一樣,在我口腔內的舌頭猛烈地吸吮起來。
 
  「我老婆的逼水真多。」撩動著可馨陰唇,很快我便感覺到手指間有了一絲
濕潤,我緩緩從可馨口中收回了舌頭,在她脖頸間親吻著:「今晚想讓老公怎麼
用的你逼。」
 
  可馨輕吟一聲,突然將我抱緊:「去公園,怎麼用都行。」
 
  「去公園。」聽到這三個字,我身體猛地一震,原來這才是可馨給我的驚喜。
 
  結婚以來,我一直夢想著能有一次暢快淋漓的野戰,但可馨雖然能夠在床上
隊伍百般配合,但卻對野戰一直抱有抵觸情緒,一是感覺不衛生,二是怕被人看
見,在她心中始終任務,性愛是兩個人之間最隱私的事情,兩人之間在家中怎麼
做都行,但到了其他地方,反而沒了那種感覺。
 
  沒想到,可馨今天卻為了準備這樣一個驚喜。一瞬間,我的心中感動勝過欲
望,我不由再次親吻上可馨的雙唇:「老婆,我愛你。」
 
  「我也愛你。」妻子抱緊了我,這一刻,我們之間只有濃濃的情。
 
  許久許久,欲望在內心深處再次翻騰,我的雙手在可馨背上輕輕撫摸著:「
老婆,吃好了嗎?」
 
  「嗯。」可馨明白了我的意思,點點頭。
 
  「那,我們走吧。」說話間,我的呼吸已是變得急促。
 
  可馨再次將牛仔斷褂穿上,我們兩人迅速結賬,便朝著停車場走去。
 
  車輛緩慢行走在道路之上,車內我和可馨都沒有說話,只是偶爾觸碰的目光
中,卻使得車內這狹小的空間中彌漫著一種說不清的曖昧氣息。
 
  可馨連地方也選好了,是市區邊緣的一個小公園,那里隱蔽,人少,正是絕
佳的野戰場所。
 
  然而,天意弄人,剛行駛到一般的路程,一聲滴答滴答的聲音突然在車窗外
響起。
 
  下雨了。
 
  我心中頓時一沈,扭頭與可馨的目光碰撞在一起,眼神間都有著一抹失落。
 
  「小雨,應該沒事。」可馨安慰我說道。
 
  「嗯。」我應了一聲,沒想聲音剛落,滴答滴答的聲音瞬間就變成了嘩啦嘩
啦的聲響,小雨轉瞬間變成了瓢潑大雨。
 
  「唉。」我知道這是徹底沒戲了,可馨也是歉意道:「抱歉,老公,我沒有
註意今天的天氣。」
 
  「沒事。」此次此刻,我反而釋然了,妻子心意在此又何必在意這一刻:「
今天不行,還有下次,不過話說我們現在幹什麼去。」
 
  可馨見我沒有太多的低落,心情頓時也好了起來:「今天老公你過生日,你
說了算。」
 
  聽可馨這麼說,一時之間我也不知道該去幹什麼了,將車子停靠在路邊,慢
慢思考著。
 
  目光掃視向車窗外,突然路邊一家閃爍著霓虹燈光的足浴店映入了我的眼眶。
 
  「老婆,要不我們去洗個腳按個摩放松一下吧。」沒了太多的欲望,此刻,
我倒是真想在這個特殊的日子放松一下。
 
  「聽老公的。」可馨沒有反對,只是道:「不過,我得換換衣服,不然這被
人看出來了也太尷尬了。」
 
  「沒事。」我此刻倒是真沒多想:「都是女的,有什麼好怕的,再說這身衣
服正適合我們按摩放松後,來個雨中車震。」
 
  「變態。」可馨輕罵一聲,倒也沒拒絕,我們倒也不經常洗腳按摩,唯有幾
次也都是女技師,在她心中,按摩畢竟是在房間內,倒也沒有太多的顧慮。
 
  走進足浴店,在迎賓細聲問候和引導下,我和妻子來到了一個包間,一樣的
流程,一樣的貼心服務,等我們選定好價格後,我和妻子紛紛常舒一口氣,躺在
按摩床上,聽著窗外淅淅瀝瀝的雨聲,倒也十分愜意。
 
  約莫十分鐘,敲門聲響起,兩個技師依次走進,而我和妻子都是一楞,因為
進來的技師竟然是一男一女,男技師很自然地走到了妻子跟前,彎身道:「客人
你好,85號技師為你服務。」
 
  而那名女技師則是在我身邊停下:「客人你好,36號技師為你服務。」
 
  我和妻子相視一眼都有些尷尬,我們倒不是不知道足浴店也有少量男技師,
但是除非主動要求,一般很少直接安排男技師的。
 
  可馨的眼神有些慌亂,仿佛在示意我換一個技師,我微微猶豫,然而又是一
笑安慰了一笑可馨,並沒有提出換技師的要求:「偶爾體驗一下不同的感受倒也
沒什麼,而且在這里難道還害怕技師會做出什麼。」
 
  可馨見我沒出聲,雖然眼神依然有些慌亂,但也沒有出聲阻止。
 
  「水溫還可以嗎?」正思索間,為我服務的女技師已經把我的鞋襪脫去,放
入了泡腳桶中,略燙的熱水浸泡著我的雙腳,一股舒適愜意的感覺頓時湧入我的
四肢百骸,放松下來後,我也閑聊起來:「你們這還有男技師啊。」
 
  女技師輕輕一笑道:「這是我們老板的經營理念,說是異性相吸,一般來了
女客人都會首先安排男技師,從科學角度來說也是異性按摩才能達到最好的效果,
不過客人放心我們每位技師都是經過專業培訓的,客人要是不喜歡也可以隨時更
換。」
 
  「異性相吸。」聽到這四個字,我的小腹處突然就湧出一股說不清道不明的
熱流:「沒事,我也是好奇。」
 
  說著,我的目光就移向了妻子那邊,之間妻子正平躺在按摩床上玩著手機,
此刻到仿佛也平靜了下來,而那名男技師正認真地為妻子按摩著腳步。
 
  仔細看去,那名男技師約莫二十三四歲,長得很是清秀幹凈,工作時的模樣
認真專註,倒讓人不自由地生出一股好感。
 
  泡完了腳,就是按摩了,女技師柔軟的雙手在我腿上一寸寸揉捏,頓時讓我
舒服無比,但不知為何我的目光始終盯向妻子那邊。
 
  男技師也為妻子按摩起了腿部,那微微粗糙的雙手摩擦在妻子光滑的腿部,
我頓時看到妻子身體微微一顫,緊接著,我便聽到了手機微信信息響起的聲音,
打開一看正是妻子發來的信息:「老公,我好緊張尷尬。」
 
  「沒事。」我連忙回了一句:「沒聽技師說嘛,異性相吸,好好享受,他們
都是經過專業培訓的,放松。」
 
  剛回過過去,男技師的聲音也響起:「客人,不要緊張,全身放松下來才能
達到最好的按摩效果。
 
  嗯。「可馨低聲應了一聲便沒了聲音,男技師按摩完了了小腿,雙手緩緩移
向了大腿,而可馨緊緊合攏著雙腿,身體不時一顫。
 
  不知是感覺到了可馨的緊張還是什麼,男技師突然將妻子的一條腿擡起,輕
輕放到了她的腿上:「客人,放松。」
 
  話音剛落,我突然看到男技師身體猛地一顫,雙眼死死盯著妻子雙腿間看了
兩三秒。
 
  我看到這一幕,瞬間不知為何就感到一陣口幹舌燥,在男技師擡起妻子一條
腿的那一剎那,我不知道他是否看到了什麼,此刻妻子身上的短裙自然垂落,嚴
實的擋住了私密之處,但那一剎那男技師是否看到那專屬與我的蜜穴,不,是否
看到了那專屬於我的,老婆的逼。
 
  一股熱流從小腹湧起,我感到自己的陰莖已微微硬起,我不知道為何會有這
種感覺,但卻只感一股欲望的炙熱充斥整個胸腔。
 
  可馨不知是否也感覺到了什麼,臉色微紅,放下了手中的手機,緊閉雙眼躺
在按摩床上。
 
  男技師依然在妻子的大腿按摩著,但我明顯感覺到他的神情有些不自然,那
原本正規的按摩,此刻在我眼中卻仿佛變成了撫摸。
 
  一寸,一寸,似乎有意無意地隔著裙子向可馨的大腿根淺嘗即止的滑動。
 
  我硬了,不知為何的硬了,而女技師這時也按摩到了我的大腿,察覺到了我
的反應,頓時掩嘴一笑。
 
  我尷尬地笑了笑,目光卻始終盯著可馨那邊,按摩完了一邊的腿部,男技師
自然而然地再次擡起了可馨的另一支腿,那一剎那,我確定,男技師毫無阻礙地
看到了妻子那沒有任何遮掩的私密之處,雖然僅僅只有那兩三秒。
 
  一剎那,我沒有了任何想法,心中只有一個念頭,我要操可馨。
 
  猛地一下做起了身,把屋內的人嚇了一跳,我尷尬地笑了笑:「不好意思,
突然想起來還有點事,今天按摩就到這吧。」
 
  妻子有些疑惑地看了我一下,兩名技師倒沒有多想,紛紛起身道:「那好,
歡迎客人下次光臨。」
 
  說著,便收拾起工具準備離開屋子,男技師走時慌亂地看了我一眼,而我突
然鬼使神差地問了一句:「你是85號吧。」
 
  男技師身體微顫,然後道:「對的,客人,如有需要下次可以直接點號。」
 
  「老公,怎麼了。」等到技師離開,妻子這才開口詢問。
 
  我沒有說話,兩步走到可馨身邊,兩手直接分開她的雙腿,一頭便埋了進去。
 
  「老公,你幹什麼。」可馨驚呼了一聲,而我沒有回答,臉部貼到妻子蜜穴
的一瞬間,一股潮濕的淫穢氣浪便撲鼻而來,沒有任何猶豫,我伸出舌頭便舔了
上去,細細吮吸著陰唇,穴口,然後毫無一絲保留,探入蜜穴深處。
 
  「啊」妻子發出一聲呻吟,身體猛地弓起。
 
  濕了,舌頭探入可馨蜜穴深處的那一剎那,我便感覺到了一縷縷緩緩流淌的
熱流。
 
  我最愛的老婆,你為什麼濕了,是之前家中未消的情欲,還是察覺到自己的
最隱私之處被人看到了?老婆,你是因為被陌生男人的看到而濕了嗎?
 
  這一刻,我沒有憤怒和生氣,只有滿腔的欲火和硬的發痛的陰莖。
 
  迅速起身脫掉褲子,不等可馨反應,我那怒漲的陰莖便直接捅入了她蜜穴深
處,毫無一絲保留。
 
  「啪啪啪」一次又一次,我狂暴地抽插著,交合處濺起一片片水花,還有那
啪嘰啪嘰的淫穢之聲。
 
  「嗯、嗯」可馨忍不住的呻吟起來,但理智還是讓她有所保留:「老公回家,
這里會有人過來。」
 
  「不會有人過來。」我喘著粗氣,更加猛烈地抽插:「有人過來又怎麼了,
老公操老婆天經地義。」
 
  「嗯……」妻子發出一聲低哼,不知道是認同了我的說法,還是舒服的呻吟。
 
  「老婆,水好多。」我前所未有的興奮,突然一把扯開了可馨身上的短褂,
然後將那豐碩的巨乳從吊帶中掏出,暴虐的揉捏著。
 
  「啊。」妻子身體一顫,再次發出一聲低沈的呻吟,雙眼一片迷離。
 
  「老婆,水好多。」我揪著可馨兩個奶頭,看著那豐碩的巨乳暴漏在這陌生
的空氣中在我眼前晃動,只感一股熱浪沖向頭頂,一次次將陰莖貫穿而入。
 
  「嗯、嗯、嗯」妻子忍不住地動情呻吟著,身體在按摩床上不自主地扭動,
顫抖:「老公,使勁操我。」
 
  「操你哪?」我喘著粗氣。
 
  「操我的逼,操你老婆的逼。」可馨狂亂地呻吟著,兩只手情不自禁地揉捏
著自己的乳房。
 
  「老婆,要是有人過來怎麼辦。」我腦海中突然浮現出男技師為可馨按摩的
情形。
 
  老婆身體猛地一顫:「別問我,老公,我不知道。」
 
  「有人來我也要操你。」我猛地加快了抽查的速度:「就算那個男技師過來
我也要操你。」
 
  「好不好,老婆。」
 
  「操我,操我。」可馨的呻吟猛地加大,身體弓起,蜜穴深處一股熱浪噴湧
而出,一陣連綿不絕的抽搐和收縮浪潮一般席卷而來。
 
  我再也忍耐不住,拼了命般的抽插著,整個身子壓在可馨身上,一次次盡力
貫穿進她的蜜穴深處:「老婆,我要當著那個男技師的面操你。」
 
  「啊」妻子高昂的呻吟之下,蜜穴深處一股滾滾熱浪轟然噴湧而出「老公,
我不行了。
 
  我再也忍耐不住,一陣陣快感襲來,炙熱的精液水槍一般一股一股噴射進入
可馨蜜穴深處。
 
  那一刻,我整個靈魂仿佛都飄了起來一般,緊緊抱著可馨,兩個人的身體久
久顫抖著。

或許你也會喜歡.....